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迷信的邵琪】(03-04)【作者:derksen】
【迷信的邵琪】(03-04)【作者:derksen】
字数:70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床上是浪女,床下是淑女

  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因为朝着右边侧睡没翻身让我右手臂都麻了,当我睁开眼尝试着动动右手舒缓肌肉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给吓死。邵琪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头就枕在我的右手臂上,脸跟我面对面,距离只有不到十公分,还在沉沉地睡着;而我的左手竟然就搭在邵琪的大屁股上!邵琪的连身裙睡衣可能是因为睡觉时翻身的关系,裙摆已经整个卷了上来,连肚脐都露了出来。白天充足的光线下,黑色蕾丝内裤的刺绣花纹看得一清二楚。邵琪的左胸离我的胸口只有不到几公分的距离,而且从我的角度可以从领口看进去,把邵琪可能是遗传自伯母的深色乳晕跟大乳头都看得一清二楚,白皙的奶子上的蓝色静脉一丝一丝地散佈在她的胸口。

  一看到眼前的景象,本来就已经晨勃的老二更是硬得发疼,可是我一动也不敢动,深怕吵醒了邵琪,误会我在吃她豆腐,只好慢慢地把左手伸了回来。就在我把手伸回来之后,可能惊动到了邵琪,她的身体缓缓地扭动了几下,本来接近打直的侧睡睡姿,像个虾子一样卷曲起来,左脚的膝盖就因此顶在我勃起的老二上。因为手被她的头给压着,我根本没办法后退,只好赶快闭上眼睛装睡。我硬着头皮闭上眼,一边在心中默念佛经试图让充血的下体消肿,没想到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邵琪白皙的大腿,洁白地透出底下蓝色静脉跟粉色微血管的大腿肌肤的画面让我硬挺的老二更是一脉一脉地抖动起来。

  当我一边装睡衣边内心挣扎着要不乾脆睁开眼,把邵琪的裸体在看得一清二楚算了的时候,枕在我右手臂上的邵琪似乎是睡醒了,开始挪动身体,从重量跟床铺晃动的感觉,她大概刚睡醒还在迷迷糊糊,还坐在原本的位置恍惚中。突然,我的短裤裤裆被一只手轻轻地抓住,手指头正好掐着我的阴茎,这只手-显然是邵琪的手-像是在摸索我的下体形状似的,在我的裤裆由上而下一动,直到摸到我的子孙袋后,手就抽了回去。不一会儿,我感觉到自己的短裤被连着内裤轻轻地、慢慢地拉开,邵琪的手握住我的阴茎,把我轻微包茎的老二由前端往根部推,把包皮退开,露出了底下的龟头。虽然看不到,但我想邵琪可能正死盯着我的老二!

  硬得不行又被掐着龟头让我陷入天人交战,我是要装睡装到底,还是乾脆兽性大发,把邵琪给就地正法?在毕业后跟大学时交往的女友分手后,我就一直单身到现在了,老二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嚐到被阴道里肥厚的软肉包覆着的温暖。
  我决定在心里默数到十,要是邵琪再不放手,我就只好把她抓着的肉棒放进她的肉穴里了-没想到我才数到三,邵琪就松开了手,下床去楼上浴室盥洗去了。
  邵琪离开房间后,我松了一口气躺着发呆,心想着邵琪也三十出头了,人家都说女人三十如狼,一直专心学业跟工作的她,应该也很久没有体验过男人的滋味了,才会看到我硬得撑起裤裆的老二,一个冲动偷摸吧?可是我们从小认识、家人还熟识的关系反而还害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不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性欲高张地躺在同一张床上靠得那么近,哪有忍得住的道理。偏偏因为这个关系,我想邵琪也很明白,只要我们彼此没有明确的反对,双方父母应该都是很积极地想把我们凑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邵琪回到房间,轻轻地摇了摇我叫我起床,我假装刚睡醒睡眼惺忪地看着她,邵琪温柔地微笑着看着我,确认我清醒之后便蹲在床边,在自己的行李箱里翻找着今天要穿的衣服。她把衣服一件一件从行李箱里整齐地摆在床上,找到要穿的洋装后,在整齐地放回行李箱,带着要换的洋装到浴室去更衣。
  换好衣服回来时,她看到我已经下床,还主动把凌乱的被单拉直铺好,才回到客厅坐着,用起手机来。像邵琪这样的女人,就是所谓的贤妻良母吧!而且又内向、话不多,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她这样条件不差的女人一直未婚。
  第二天都在山下的老街渡过,早上先是在几个着名的老屋附近拍照、闲逛,中午的时候伯父订了专门提供道地的传统菜餚的餐厅,感觉服务员的态度是完全把我当作跟岳父岳母一起出来玩的女婿了。下午参观了一个相当大的博物馆,这一整天邵琪都静静地跟在我旁边,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介绍博物馆里展出的文物(因为我上个月已经看过了),每次我开口的时候她就稍微靠了过来,低着头静静地倾听。而我一边说话就一边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那股香味,要不是已经闻了一整晚比较习惯了,否则我大概就要在她面前勃起了吧。晚餐则是到附近的渔港吃海鲜,这个渔港的特产是又肥又大的牡蛎。只是没想到邵琪的弟弟胃口大开,桌上的两盘炸牡蛎跟薑丝牡蛎汤,光是他一个人就吃掉了一半,要不是邵琪先帮我把汤给盛到汤碗里,我可能连一碗都没喝到呢。

  吃饱饭足后回到小木屋已经晚上九点,盥洗之后大家便早早上床睡觉了。我躺在床上睡意正浓的时候,邵琪一个翻身又靠了过来,右腿就紧挨着我的大腿。
  我嗅着她身上的体香老二顶着裤裆,决定再也不能忍下去了,便翻过去压着邵琪,男上女下得紧紧抱着她。邵琪虽然还没睡着,却没有睁开眼,只是老实地让我搂着。我把脸靠着她的耳边,右手慢慢地撩起她睡衣的裙摆,接着慢慢地退下她的内裤-我一拉才发现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绑带内裤,只要把侧边的带子拉开就能解开。当我开始亲吻她的嘴唇时,她才热情地迎合着我的舌头,还一边伸手帮我脱下短裤,很快地我的阴茎便进入了她温热湿润的阴道,她浓密的阴毛摩擦着我的下腹部,让我兴奋得加快抽送的速度。

  或许是太久没有经过刺激,换成我在她后方,两人以侧卧的姿势接合后,她原本没有那么紧緻的阴道在这个姿势下变得比较紧,我抽送了几分钟后便不争气地泄了,用力往邵琪的子宫顶到底后,就插在她的穴里射精。射完之后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搂着她的腰睡去。隔天一早醒来,我的老二又在她诱人的体香诱惑下硬了起来,就靠着昨晚留在她体内的精水润滑,滑了进去再次抽送了起来。似乎还在睡梦中的她迷迷糊糊地醒来后,配合着我的动作变换体位,先是骑到我身上来,主动地摇起了屁股,然后躺了下来自己张开双腿迎接我。我看着她深咖啡色的肥厚阴唇,阴道口满是昨晚留在她体内的精水因为刚刚的抽送而起的泡沫,赶紧凑了上去用自己的阴茎填满她已经久未被人充实的肉穴。

  她修长的双腿伸展开来的画面非常壮观,夹紧后扣着我的腰的力量也非常紮实,勾着我的后背跟随着我抽送的节奏,当我插进去的时候便配合着把我的臀部往她勾过去,让我的龟头冲击她子宫颈的力量更加蛮横,因此就算是山上凉爽的温度,我们两个也动得满身大汗。射精之后稍作休息,她毫不在乎我老二上沾满了又黏又稠的体液,用嘴帮我恢复到了完全勃起的状态,又再度开始下一回合。
  早上做了两次之后,我们气力放尽地在床上休息,邵琪靠在我的胸口,一边伸手拨弄着被她榨乾后软掉乾瘪的老二,直到伯母来敲门,我们才赶紧穿上衣服轮流上楼盥洗,收拾行李准备上车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前座看着后照镜里的邵琪,心里想着,邵琪应该算是我的未婚妻了吗?从她的举动来看,应该是没有拒绝我的意思,回去之后,再问问她下周末要不要单独出来约会吧。

           迷信的邵琪(四)外冷内热

  从那周末跟邵琪全家一起出游后,我跟邵琪都接受了双方父母的凑合,把彼此当未来结婚的对象交往起来了。这个礼拜二跟礼拜五,邵琪要搭高铁北上去面试另外两个教职的时候,都是我载她去搭车。虽然我们彼此都还时一如往常地话不多,但这种静静地一起过生活的感觉,倒是额外有已经当了很久的夫妻的错觉。或许是因为认识太久的关系,所以才不会有那种因为新鲜感带来的激情吧?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特别想跟她做爱,那天早上一时的冲动过了以后,一回到家隔天看到她感觉上仍然是隔壁邻居认识很久的大姊姊,彷彿那个早上的激情是一场梦一样。

  但很显然地,这一切并不是梦,周五早上开车载她去搭高铁的路上,快到高铁站的时候她突然要我在前面路口左转,让我吓了一跳。左转进去的路上看起来只是普通的住宅区,倒是有一间看起来相当廉价的汽车旅馆。邵琪有礼貌地问我,「可以进去前面那间吗?谢谢。」然后手指了指那间汽车旅馆。真是奇怪,明明是主动邀我去开房间打炮,口吻却有礼貌的像是请我载她到某处开会似的。
  我突然间心脏跳了好大一下,大到喘不过气来-当然,我很镇定地跟她说可以,就把车慢慢地开了过去。邵琪今天穿着整套面试用的深灰色套装,下半身裹着黑丝袜跟高跟鞋,而我则还在家等待下礼拜正式上班,穿着T恤短裤就出来了,汽车旅馆门口的服务员不知道看到我们这样的组合会有什么反应?

  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服务员已经面无表情地把零钱找还给我,把房门钥匙递了过来。我把车子稳当当地开进了车库,下车按下车库大门的电动开关。一转过身,邵琪就伸出右手拉着我的手在原地等着。我搞不清楚她是要我牵着她进房还是怎样,就愣了几秒-一个冲动竟然就冲上去抱紧了她,我们两人就在车库里热吻了起来。我一边亲吻着她把头发盘在脑后露出来的白如羊毛霜的颈子,一边伸手将套装的包臀裙往上卷起,正要伸手脱下她的内裤的时候,才发现她今天穿着一件丁字裤。丁字裤嘛,其实并没有脱的必要。

  「你好像很常穿这个……丁字裤?」我把嘴唇往后退,好奇地开口问她。
  「你怎么知道我常常穿这个?」邵琪双手搂着我的腰,脸上挂着淡淡的一抹微笑看着我。

  「因为我房间的阳台就在你家晒衣服的阳台隔壁喽!这种年轻女孩穿的丁字裤,如果不是你的,总不会是伯母的吧!」我边说边脱下短裤跟内裤,准备提枪上阵。邵琪却蹲了下来,双手并用握住了我翘的半天高的老二。

  「那……你是不是有偷偷用我的内衣裤做什么啊?」邵琪轻轻地用力握住我的阴茎,像在拷问我似的-就跟那天早上在床上的动作那么狂野像个飢渴的轻熟女一样有侵略性,跟她平时温柔端庄的模样全然相反。

  「呃……没有啦,就纯欣赏而已。」其实我没有撒谎,当年我的目标都是伯母的肉色丝袜,对乳臭未乾的高中女生的白色内衣裤可没有兴趣。邵琪一边盯着我,像在用眼神要我别撒谎一样,一边张开双唇,一口气将我的男根吞进她的咽喉里,这可是我第一次深喉咙的体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龟头摩擦着她的食道顶端,舌根不停地在我马眼附近蠕动着、用舌根最后方一颗颗凸起的构造摩擦着我的阴茎。

  邵琪双腿开成M字型稳稳地蹲着,就算还踩着高跟鞋也不影响她蹲着帮我口交,头部迅速地前后摆动,嘴巴轻轻地吸引着我的龟头。就在我开始渐渐地有射精的感觉的时候,邵琪突然停了下来。

  「好热,我们可以进去吗?」一如往常,邵琪用非常有礼貌又温柔的语气开口询问。我伸出手拉她起来,就顺势牵着她进去房里了。

  进到房间后我看到桌上有附赠的两个保险套,便拿起一个自己戴上,跳上了床。邵琪将外套、衬衫跟包臀裙拖掉挂好,露出底下的黑色吊带袜跟整套的内在美-她今天穿的不但是黑色有蕾丝边的丁字裤,包覆住她过人胸围的成套内衣不但有相同的颜色跟样式,而且包覆住乳房的部分是半透明的薄纱,一眼就可以看清楚薄纱底下遮也遮掩不住的深色乳晕,以及因为兴奋而充血撑起柔软布料的大乳头。邵琪爬上床后一口含住了我的老二,继续刚刚的服务,让我继续维持最理想的硬度后便坐了上来,以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始前后地摇动臀部,让我的阴茎在她湿润温热的阴道里抽送着,一边亲吻着我。

  她在我身上摇了好几分钟,像是不会累的电动马达一样持久有力。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一下子就会被榨乾了,赶紧将她推倒,改以正常体位,把主动权抢了过来。我靠了上去要再度插入的时候她伸手抓住了保险套,轻轻一拉。

  「不喜欢这个。」邵琪用狐媚的眼神挑逗着我,一点一点慢慢地把保险套扯了下来,丢到床边,然后张开裹着黑丝袜的双腿一下子夹住我的腰间,催促着我快点前进。

  我扶着光溜溜的阴茎顶了进去,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上周末也没戴,就算怀孕了反正我本来就打算当她肚里孩子的爹了。没有乳胶保险套的保护后每抽送一下,邵琪肥厚的咖啡色外翻的阴唇,就像一圈松紧带箍着我的肉棒,刺激着我的神经让前列腺不断收缩。我拼命地忍住,就为了可以多感觉几秒阴茎在邵琪的身体里进出的感觉,只是没能让我如愿,邵琪似是察觉到我刻意放慢速度,又用相同的招式,用夹着我腰际的双腿,扣住我的臀部,让我每一下都全力顶到阴道底部,让龟头狠狠地撞在她温热的子宫颈上。我每次用力地撞在她股间,让我的子孙袋拍打她的会阴,她便以一种几乎可以让门外二十公尺远的服务员都能听到的声音呻吟,跟那天在小木屋安静地一点声音完全不同。

  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这辈子似乎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紧绷感、冲击着阴茎一路到膀胱一带似乎要消失一般的快感,紧紧抱着邵琪,一边全身抽搐,一边射精,而且射精持续了许久,像是要把一切都吐出去邵琪的子宫里似的。我趴在邵琪身上喘着气,稍微平复呼吸后才想到,从进房间到现在至少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以上了,该不会错过高铁吧?便开口问她搭车时间。

  「车票还没买呢,反正是平日的早上,肯定能搭到车。」邵琪又恢复那个有教养跟礼貌的笑容,下一秒却吐出诱惑般的语句。

  「反正下午才面试呢,可以一直让你干,干到你想休息为止喔。」邵琪一边说,一边抚摸着我刚刚退出她的阴道,还半硬不软的老二,暗示着要我再次进入。
  后来我们整整做了四次半,从早上九点进房开始,一直到下午一点,猛然发现再不快点载她去搭高铁就要来不及才停下,连稍事盥洗一下都没有,邵琪只有拿湿纸巾擦拭了沾满她阴道口跟阴毛的精液。这四个小时里我把过去一周累积的精水,全都榨乾灌进了邵琪的肉穴里,当我射精之后,邵琪就俯卧在两腿间,轻轻地含着半软的肉棒,用自己的舌头帮我清洁的乾乾净净,等到我再次勃起后,就又骑了上来。最后合计之所以说是四次半,就是因为最后一次阴茎似乎已经过度使用麻痺了,几乎没有感觉,好像持续抽送了超过半小时,我觉得体力虚脱停下来休息才发现时间快到了。

  邵琪穿好衣服之后我赶紧飞车送她到高铁站,挥挥手目送她进站后开车回家,一回到家我累的躺在客厅沙发上就睡死了,直到傍晚老妈下班回家才叫醒我。
  吃完晚饭后,差不多到了约定的时间九点,我就又开车过去高铁站接邵琪。到的时候她传讯息过来,告诉我她在某个见面点等着,我一开过去就看到她轻轻地挥挥手,然后踩着内八字的步伐走过来。被我肏了四个小时,走路却一点也没有腿软的样子,只能说是过惯国外那种经常活动身体的生活,体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好。

  上车后邵琪依然是有礼貌地开口说谢谢我特地来载她,我也只好跟着客套地回应她不客气,然后驱车开上回家的路。在距离到家还有一半路程时,邵琪的手伸了过来,抚摸着我的裤裆,然后伸进裤子里剥开我包茎的包皮,开始尝试着要把我的老二弄硬。我一边开车一边分神过去看了她一眼,她狡猾地看着我说:
  「你今天还欠我一次唷……知道吗?」然后就解开安全带,一口吸住她刚拉开拉炼,从裤裆里掏出来的半硬的老二,滋滋地吸吮了起来。

  我只好赶快找个隐蔽的巷子里停下,将车子前挡风玻璃的防晒遮阳帘拉上。
  邵琪一看我停好车了,便爬了过来坐在我身上,一口气坐到底让我被她弄得硬挺的老二直直地贯穿她的阴道,开始进行今天未完的榨精活动。我一边拼命忍着射精的快感,一边顺势把眼前这对大乳袋从胸罩翻出来,像一岁的小娃一样使劲吸吮邵琪那像哺乳过的妇女一样又黑又大,充满小疙瘩的乳头,试图扳回一城。可惜我并没有支撑太久,邵琪那副不若少女般紧緻的阴道,却会一阵阵地夹紧,像是在吸引着我储精囊里的精水一样阴道一股一股地抽搐着,把我忍着不放的精液在我一个大意之下,全都给吸了出来。

  邵琪在我射精的同时给了我一个深吻,我被双重的快感刺激得眼前一白,几乎要昏过去。回过神来的时候,邵琪已经回到了副驾驶座,正仔细地帮我舔乾净龟头沟上残留的体液。穿好裤子后,我确认了一下自己快要虚脱的双腿还有感觉,才把变速箱排入D,轻踩油门驶出这个暗巷回家。先到邵琪家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车,邵琪拎起包包下车后,又以一贯得内敛有教养的方式微微鞠躬道谢,然后挥手目送我开回自家车库才进门。

  盥洗后要入睡时发现手机忘了拿下车,回到车上要拿,却发现邵琪有一袋东西放在车上忘了拿,便拎下了车,准备隔天还给她。我回到房间偷偷打开这个牛皮纸袋,看到里面是一些彩色列印的宣传文件,便抽了一张出来看-原来是邵琪家信仰的那个新兴宗教的宣传文件,一份共四页,用非常精緻鲜明的彩色列印着,字体也都非常清晰不会有廉价彩色铜板列印的模糊感。不同於一些奇怪的宗教总是喊着十分激进、个人崇拜的口号,那份宣传上只是说明着一些类似密宗佛教的常见术语,写着人若是有正信做支持,人生才能摆脱苦痛的折磨云云。看到苦痛的折磨这五个字我就想起了她弟弟邵君。听老爸说,邵琪她妈生下邵琪后似乎因为生产时子宫受伤,很难再顺利着床,因此邵君是花了许多钱做试管婴儿才生下来的,没想到却智能受损,一辈子无法自立。

  翻到最后一页时,看到邵琪的大头照就印在上面,写着『信徒叶邵琪』:
  「在接受正信的教诲之前,我一直到初中都过的浑浑噩噩,一天又一天消极地过着混日子,深陷在忧郁的低谷里,幸运地接受了大智慧的灌顶,让我每一天都法喜充满。」

  嗯……就算是像她这么讨人喜欢的人,说出这样充满信仰狂热的句子都有一点让我感到尴尬呢。等等,所以邵琪不是在澳洲时接触到这个宗教,也不是在绍君生病后跟着入教,而是在更早之前喽?邵琪读中学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刚搬过来,还是更早之前?我记得我们要比邵琪她家晚半年入住这区新盖的双拼别墅,当时我大概是小学五年级、邵琪时中学二年级,刚好一半的机率是在搬过来之前,一半是之后呢-或许明天问问看老妈知不知道。是说,邵琪带着这袋文件回来,或许今天除了去面试以外,还有跟这些文件相关的宗教活动吧,不如明天顺口问问看她。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